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全市法院新闻

碾子山区人民法院办理春华园居民整修下水问题全纪实

发布时间:2020-11-14 09:56:27


隆冬,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寒风凌冽

清晨,一声呼喊打破了碾子山区人民法院

立案庭的宁静

“还有没有人管了?”

一起拖沓1年多的纠纷

展现在碾子山区人民法院干警的面前

202012日(农历腊月初八,腊八节)

碾子山区人民法院立案庭干警听着当事人曲某、曾某等人的描述,了解到碾子山区春华园1号室内外的下水管道从2019年初就已经开始堵塞、返污,因此一楼住户将下水道堵塞,导致楼上10户居民无法正常使用下水管道,造成极大不便。因该处楼房无物业管理,小区住户只能找到辖区办事处要求解决。虽经办事处工作人员调解,各方当事人仍对维修费的负担及对三户个体工商户维修停止营业损失的补偿无法达成协议。

由于涉及群众的基本生活问题,主审法官及时向院领导汇报,该案立即引起院领导的高度重视,一个由院长路兴东担任审判长,与主管院长邓广平、主审法官李在女组成的合议庭成立了,摆在合议庭组成人员面前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本案管道阻塞原因不明,案由变更需追加当事人,而且双方当事人争议极大。此时正值寒冬破土动工困难,时至春节来临维修停业损失加大,各方当事人权利片面化,未意识到与其对等的义务。路兴东当即立断:“复杂问题简单化,维修、补偿两步走”。要求先堵住返污,使一楼住户的居住环境得到保证,然后再疏通下水,使楼上群众的下水问题得到解决。时值春节,寻找工程队困难,并且在春节破土动工会使一楼3家商户的营业性损失增加,可能导致以后案件调解难度增大。合议庭通过考虑决定春节后开庭较为适宜。经过与双方的协调,开庭日期定为210日。

202021日(农历正月初八)

  往日热闹的街上空无一人,碾子山区人民法院院长路兴东的家中却电话阵阵,热闹非凡。疫情的来临打断了春华园下水管道案件的开庭,也使合议庭组成人员的思绪烦乱起来。原来堵塞管道造成的生活不便使一楼商户与楼上住户的情绪又激动了起来。疫情能阻碍人们的交流,却阻碍不了公正的降临。合议庭成员在路兴东的指挥下,分别用微信视频和电话了解每一个当事人家中的情况。路兴东亲自与区里各部门协调,先开通下水使楼上住户的生活恢复正常,并保证在疫情结束时能够第一时间前往纠纷发生地化解矛盾。

2020320日(农历二月二十七,春分)

在碾区疫情被降为低风险地区后,路兴东即带领合议庭成员放弃周末休息时间,到现场实地勘察,并邀请司法局专门负责人民调解的两名调解员到场见证。调解小组在现场多次与当事人进行沟通交流,释法明理,希望双方当事人换位思考,求同存异。通过分析法理,双方当事人充分知晓了自己在此案件中的权利义务,对诉讼预期都有了理性的认识。双方在合议庭的建议下一致同意将排水问题放在首位,原告先行撤诉,并提供保证金以此取得一楼三家商户同意暂停营业进行维修。

案子虽然撤了,但是纠纷始终没有解决。结案绝不是目的,目的是案结事了,化解纠纷和矛盾,这是碾子山区法院人的信念和坚守。路兴东考虑到居民自已维修困难及维修后可能产生的纠纷,靠居民自己的力量很难得到解决,又主动协调主管副区长,取得了区政府对纠纷彻底化解方案的认可与支持,区领导将此项工作向碾区住房保障服务中心和辖区街道办事处部署后,合议庭又几次与相关单位的负责人商讨协作春华园下水管道纠纷化解的步骤、分工。为避免修理之后因维修费、营业损失承担等发生新的纠纷且无法调解,合议庭告知双方当事人在施工的过程中固定好证据,诉讼时可通过司法鉴定对各项费用予以确定。路兴东带领干警全程追踪,在维修工人翻出每一段生锈的铁管中寻找堵塞的原因。淤泥腐烂的味道足以让人窒息,但却遮挡不了追求真相的眼睛。

202065日(农历四月十四,芒种)

随着一块红幕的揭开,已经试运行2个多月的碾子山区人民法院诉前调解工作室暨山城法治集中调处中心正式挂牌成立了,工作室的成立标志着碾子山区多元解纷跨上了一个新的台阶,也让院长路兴东想起了之前没有彻底解决的纠纷。通过前段时间的调查走访,春华园下水工程虽然顺利完工,但是工程款和一楼商户的营业性损失始终没有结清。双方当事人都对自己承担的份额、获得的赔偿感到不满意,同时又怕上法院提起诉讼会产生新的诉讼费用。诉前调解工作室的建立既能解决社区、街道没有法律职业专项技能调解不够彻底的难题,又能避免产生新的诉讼费用导致纠纷更加难以化解。就这样碾子山区人民法院春华园下水管道纠纷化解小组成立了。

202087日(农历六月十八,立秋)

“不行,我们的营业性损失太大了,楼上必须承担我们的损失。”

“就是一些砖石和水泥消耗,怎么能这么多钱?”

法院诉前调解工作室一如既往的热闹,楼上的住户和下面的商户就营业性损失和维修费用产生了比较大的分歧。虽然看起来矛盾纠纷尖锐,但是纠纷化解小组却成竹在胸。在春华园下水管道维修工程一开始,院长路兴东就带着化解小组成员全程录像,确定每一笔维修款项的明细,让法官充当“会计”和“出纳”。化解小组的成员又深入相同地段、相同人流的商户,查明因疫情影响可能导致的商户实际营业性损失。随着视频、照片、出入账明细等证据一张张的出示,双方当事人的声音小了,纠纷小了,矛盾也小了。因纠纷化解小组在路兴东的带领下提前固定证据,监督工程进展,减少了损失,又使维修工程对居民的生活影响降低到最小。春华园下水管道维修所涉及到纠纷的坚冰就在路兴东讲解证据明细和协调双方得失的话语中渐渐开始消融

202097日(农历七月二十,白露)

 “您好,路院长在么?又忙别的案子去了?”诉前调解工作室的干警听闻春华园居民赵大娘、曲某来到法院找路院长,解释路院长又去春光村办案去了。邓广平院长和李在女法官以为又产生了新的纠纷紧忙赶来,看见的却是一面锦旗。邓广平先是询问新维修的下水还有没有堵塞的问题,之后又对春华园居民的心意表示了感谢。望着赵大娘颤颤巍巍远去的背影,诉前调解工作室的干警感到内心一阵阵的悸动,纠纷的化解好像雷霆雨露,来时暴雨如注,去时万物复苏。

2020910日(农历七月二十三,教师节)

  碾子山区人民法院又召开了一次全院干警大会,但会议的主题却非常特殊。院长路兴东在这次简短的会议上先分享了春华园下水管道维修纠纷的简要案情和处理过程,又在最后说了一段让碾子山区人民法院干警为之深思的的话语。

 “我们区是齐齐哈尔市最远的一个区,我们法院也是齐齐哈尔市中院辖区内最小的一个法院,我们就是中国法院干警最普普通通的一个微小而又宏观的个体,法院人的发光点不仅仅体现在大案要案审理中的从容有度,更应该表现在诉前调解纠纷时的细碎繁琐。法院干警不仅要化作法庭之上那袭庄重森严的法袍,更要变成春华园下水道淤泥中忙碌的一枚法徽,让人民群众纠纷的化解将它擦拭更加闪耀。”

责任编辑:林德丽    


关闭窗口